[]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 页 » 专题专栏 » 爱上内蒙古 » 爱上内蒙古 » 正文
第一次绥包战役
资料来源:包头日报    发布日期:2021年10月08日 11:07    

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与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

向绥远行进中的晋绥军区和晋察冀军区的指战员

人民群众组织起骆驼队将物资运送到前线

◎绥包战役的战略决策和战前准备

日本宣告投降后,侵华日军驻蒙军司令官根本博拒绝投降,组织指挥日伪军在张家口负隅顽抗。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在苏蒙联军配合下,向日伪军发起进攻,于1945年8月23日解放了张家口。此时,国民党傅作义部奉蒋介石反动集团指令,沿平绥线向绥远、察哈尔解放区大举进攻,意图夺取张家口,控制平绥线,配合国民党中央军占领华北,进而夺取东北。

1945年9月11日,中共中央军委指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和晋绥军区:“为促进谈判,推迟蒋军深入华北、东北,争取全部占领察热,争取东北优势,我们必须布置几个有力战役,打退顽军气势。”“我必须立即组织察绥战役,消灭傅作义部,解放绥远,收复归绥,晋察冀军区应立即组织二万五千兵力,协同晋绥军区转向傅顽进攻。”随后,军委命晋绥军区以一部在绥远、雁北积极开展游击活动,尽可能消灭顽伪,破坏铁路,分散与疲惫傅部兵力,阻碍傅部北援;命贺龙亲自指挥7个主力团10天内完成准备,协同晋察冀军区部队向绥远进军。

根据中央军委指示,聂荣臻认真做了战前准备,于10月2日在张家口召开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干部大会,以统一干部思想,克服因蒋介石抢夺胜利果实而产生的气愤急躁情绪,同时扭转一部分人以为和平已经到来,可以盲目乐观的思想。会后,晋察冀军区迅速组织起2个野战军,23个旅,约20万人。其中第一野战军4个纵队,由聂荣臻直接指挥,以3个纵队西出绥远,反击傅作义进犯。

此间,按照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交派的占领太原,控制山西和绥蒙的任务,贺龙率领晋绥军区解放军部队在山西分南北两线与阎锡山和傅作义部作战。8月30日,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力争绥察热全境给贺龙的指示》,“晋绥区在太原附近主力,似应转移至绥远境,打击傅作义、马占山,寻求数个胜利战斗,消灭傅马一部或大部,并组织武工队,转至傅作义后方(归绥、包头地区)袭扰破坏交通”。接到中央军委电报后,贺龙立即带主力部队北上绥远。

10月11日,中央军委指出,“绥远战役准备须迅速完成,最好在20日前开始行动。”次日聂荣臻致电贺龙并中央军委,报告了战役计划,提出这次战役拟分两个步骤完成。

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对这次战役十分关注。10月16日,亲自致电聂荣臻:平绥战役关系大局,望坚决执行。同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给中央晋察冀局和晋绥局的电报。进一步指出:“即将开始的平绥战役,关系我党在北方的地位及争取全国和平局面极为重大。”“此次平绥战役,系为收复失地打开交通路而战,具有充分之理由,望鼓舞士气,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反共反人民之顽伪军。”

◎绥包战役的实施

绥包战役是解放军由游击战到运动战转变时期实行的大兵团协同作战的一次战役。根据中央军委指示,晋察冀军区3个纵队,协同晋绥军区的5个旅,共14个旅,53000余人参加了绥包战役。具体部署是:晋察冀部队由东向西进攻,首先歼灭隆盛庄之敌,击破丰镇、集宁间的敌人;晋绥部队由南向北进攻,歼灭凉城之敌后,向集宁方向发起进攻,之后两部继续协力歼敌主力于绥东地区。

1945年10月20日,聂荣臻率领晋察冀部队攻克集宁东面近百里的隆盛庄,歼敌新编三十一师第九十一团5600余人。同时,晋绥部队攻取凉城、陶林、丰镇。21日下午,攻克大同之北的孤山、古店,切断了傅作义与大同阎锡山部的联系。10月24日,晋察冀部队攻占集宁;次日,晋绥部队解放了卓资山,与晋察冀部队胜利会师。

10月27日18时,军委电示聂荣臻、贺龙:“我军应在卓资山附近休息数天,完成一切进攻准备,然后集中全力歼灭傅顽,夺取归绥。此次作战,必须达成歼灭傅顽主力之目的,应将我主力运动到傅顽阵地背后去,由西向东打,方可聚歼,并须准备血战多天。”

10月30日、31日,解放军向归绥逼近。晋绥部队主力肃清平绥线以南至大黑河以北之敌,从南面和西面包围归绥;晋察冀部队沿大青山南麓从东面、北面向西进击,扫荡归绥外围敌人据点,完成对归绥的包围。同时晋绥军区独立第一旅、骑兵旅与冀察纵队骑兵旅第二团组成挺进军,由王尚荣指挥沿铁路向西挺进。11月1日至5日,挺进军连克兵州亥、察素齐、沙尔沁,歼敌5个骑兵团,切断了归绥、包头间联系,于11月7日兵临包头城下。

11月中旬,解放军围困归绥半月有余,踞守归绥的敌军,先后动用两三个师兵力,向解放军外围阵地发动了5次较大规模反攻,都被击退,敌人付出伤亡3000余人的代价,未能突破合围,被迫转入凭坚据守。此时,傅作义部在归绥有6个师的兵力,2.4万人。蒋介石从重庆空运一个重迫击炮团予以增援。在粮食弹药的储备上,在敌我力量的对比上,解放军不占优势,又缺乏大兵团攻坚作战的装备和经验,多次攻城都未成功,双方陷于对峙状态。

11月14日,中央军委电示聂、贺:“归绥久围不下,我军应以一部监视归绥,以主力迅速西进,攻占包头、五原、临河,使归绥傅顽陷于孤立,粮尽援绝,必求突围,然后以野战消灭之,最后夺取归绥。”

包头城城墙坚固,高8米,厚2米至3米,周长15华里。城外东北角转龙藏有日伪时期构筑的钢筋水泥工事,地形较高,能以火力控制城外东、北两面,并有壕沟直通城内;城南电灯公司及火车站设有电网、鹿砦及野战工事,6个城门均筑有坚固的碉堡。西门前面开阔,东北门靠一河沟,地形复杂,城内有巷战设施;北部高地有炮兵阵地,便于发挥火力。城内,傅作义集中第六十七军等部1.2万人防守,任命第六十七军军长何文鼎为城防司令,暂三军副军长、包头市市长王雷震为副司令,马秉仁为警备司令,后又派董其武为包头城防总指挥,统一指挥守军组织防御。

人民解放军晋绥军区部队独立一旅攻占察素齐,骑兵旅进占陶思浩后,击溃萨拉齐国民党军进至沙尔沁。之后,进占包头城东门外东河村、刘宝窑子等地,并控制了南海子、渡口、机场,形成与国民党军对峙态势。此间,解放军第三五八旅的2个团(缺一个营),于11月11日进驻壕赖沟、古城湾等地。攻城部队由独立第一旅、三五八旅的2个团为主攻部队,其余各部配合。第三五八旅七一五团从西北门攻城,攻入城内后分别向东、南两个方向扩展。人民解放军以全部3个团多的兵力,于11月12日22时发起总攻。炮兵部队向西北城门及其两侧城墙射击,以打开缺口,支援步兵攻城。先头部队很快从西北门攻进城内。13日夜,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展开巷战,顺利的攻占了城内三分之一地区;攻打东北门、转龙藏的七一六团,第一天就拿下制高点,与国民党军激战3昼夜后,扫清了城外敌军;其余部队占领了火车站、电厂、面粉厂,俘虏敌军180多人。但由于国民党军利用工事和强大的火力反击,攻城各解放军部队只能巩固已占领阵地,转入防御。

国民党军见此时机,立即组织优势兵力和火力反击,并封锁突破口。人民解放军指战员连续击退国民党军5次猛烈反击,终因伤亡过大,弹药消耗殆尽,于13日16时被迫全部撤出城外,当晚各部撤至沙尔沁集结,准备再战。

当天,贺龙接到攻击包头失利的报告,他与聂荣臻几经研究,决定由贺龙、李井泉率晋绥野战军全部和晋察冀部队1个旅西进,夺取包头。晋察冀部队在聂荣臻的指挥下,继续围攻归绥。

中央军委在11月22日的指示虽然主张聂部西进,集中力量攻战包头,但同时指出:“中央对于前方不了解,望你们根据情况实行之。”23日又指示说:“如果你们估计短期内没有把握攻下包头、归绥,是否即将部队撤到机动位置、相机再订今后计划。”

12月2日21时30分,人民解放军再次发起攻打包头的战斗。主力部队在炮火支援下,首先在西北城墙打开缺口,指战员们冲入城内,突破国民党李守信骑兵第四师阵地,歼灭敌军后,一部分沿城墙进入西北门丰备仓。国民党军总指挥董其武立即重新部署兵力,命令西北门东西两侧守城部队,阻止攻进城的解放军向纵深发展,并命令炮兵、总预备队以猛烈火力阻击解放军进攻,封锁西北门及各巷口,阻击城外部队的增援。又调集4个团的兵力,由何文鼎督战。解放军多次向西北门进攻,由于实力悬殊,加之城防工事坚固,均未突破。进攻东门的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连续突击3次,也未取得进展。此时,解放军是在零下十几度的严寒中作战,由于缺乏攻坚装备,衣着单薄,天寒地冻,土工作业排除障碍和部队生活保障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加之敌人已有充分准备,因而激战终日未能奏效。

这时,贺龙因连续劳累,胆囊炎复发,又患重感冒,无法亲临一线指挥,当他得知攻坚受挫后,反复思考,感到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攻城,将会消耗更多的有生力量,这种仗不能再打,因此他毅然决定停止攻城,部队于12月4日夜撤离包头。

此时,晋察冀部队围攻归绥的战斗仍在进行中。中央军委发现国民党军有集中兵力进攻张家口的迹象,遂命令结束绥包战役。12月13日聂荣臻下达结束绥包战役的命令。晋察冀部队14日撤回张家口,晋绥部队南下晋西北。

包头之战历时22天,国民党军伤亡1450人,被俘370人;解放军晋绥部队缴获大批军用物资,伤亡1071人。

第一次绥包战役历时50余天,虽未实现预定目的,但歼灭了1.2万敌人,收复了绥东、绥南广大地区,打破了国民党当局控制平绥铁路的企图。

◎包头党组织在绥包战役中的作用

绥包战役中,中共绥蒙区委、绥蒙政府在高克林、杨植霖等带领下,随军开展工作。中共包头地下党组织积极搜集情报,萨拉齐县的党组织和政府积极发动和组织人民群众支援前线,动员群众参军参战,为部队在筹集粮秣、运送物资、安置伤病员、反奸防特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10月1日,绥蒙区党委发出《关于目前的形势、任务与群众工作的指示》,指出了国民党发动内战,实行独裁统治,扼杀人民革命力量的罪行;提出了绥蒙各族各界人民支援解放军完成绥远战役的任务,号召解放区军民坚决粉碎国民党军事进攻,为争取和平、民主、团结而斗争。10月6日,绥蒙区党委还开展了对傅部士兵进行反对内战的群众运动,号召士兵不为国民党反动派作无益牺牲,做人民的罪人。各地党政军搜集反动派蹂躏人民的具体事实,及时在群众中进行深入宣传,使群众清楚认识到国民党内战举措的罪恶,激起广大人民的仇恨。11月1日,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城工部发出《关于目前敌顽工作及城市工作的指示》,要求地方党组织在人民群众中进行巨大的动员和组织工作,调动各方面的力量,做好城市、情报、敌伪工作。

战役期间,中共包头地方组织动员2000多名群众拥军支前,萨县铁路工人在火车头损坏、设备缺少的情况下,用人力推动车皮,运送伤员和物资。

中共绥蒙区党委委员、绥蒙区政府副主席杨植霖和绥蒙区党政军领导机关部分同志来绥西领导和帮助工作。绥西专员公署专员李维中随晋绥军区王尚荣旅行动,随军前进至包头城下,准备市政府的接收工作。

萨拉齐县城位居绥包铁路的中点,对支援绥包战役有重要作用。萨县于1945年11月7日解放后,成为解放军进攻包头的后方和兵站。萨县党的组织和人民政府积极支援战争,组织开展了维护社会治安和秩序;动员群众,组织人力、物力支援部队;清查敌伪财产,镇压特务等工作。县委书记张义成,人民政府县长王经雨和帮助四区工作的固阳县县长罗文华,萨拉齐市(相当于今城关镇)市长朱玉山,第四区区长全义昆等配合解放军在镇内、乡下征集粮食,20多天征到3万斤小米和高粱,陆续送往车站转送前方。同时号召居民为部队做军衣、军鞋、军袜,通过街道甲长和青年积极分子发动群众积极完成任务。

动员参军参战是当时一项主要任务。受抗日战争时期萨县游击队影响的美岱召、河子、沙图沟一带,经王经雨、陈顺等人动员,有五六十人参加解放军。萨拉齐镇及吴坝、沙尔沁、沟门、苏波盖、将军尧、党三尧、二十四顷地、四家尧、明沙淖等地各族青年踊跃参加解放军。

包头战役我军伤亡较重,为了及时运送伤病员,从萨拉齐动员了200多人的担架队。同时利用火车车厢,组织群众给伤员喂水、喂米汤,送鸡蛋、熟鸡等,为解放军作战提供了有力支持。

(市委党史研究室供稿)

  

上一条:一起去看九峰山的秋
下一条:我们一路向北

关闭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包头市人民政府主办 包头市行政审批和政务服务局承办
蒙ICP备05003330-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502000040

蒙公网安备 150207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