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 页 » 专题专栏 » 爱上内蒙古 » 爱上内蒙古 » 正文
我们一路向北
资料来源:包头日报    发布日期:2021年09月28日 09:16    

仲秋九月,白露为霜。秋花还在挣扎着鲜妍,路边的金叶榆已泛出厚重的黄。拨开晨雾,我们一路向北。这个季节,本已不是北上草原的最佳时机,但是,我们来了。

郁达夫说,故都的秋是一年中再好没有的Golden days,而我却觉得塞外的秋色也是美仑美奂的存在。沿着古石门水的昆都仑河,我们一路向北。错过河水最旺盛的时段,昆都仑河断断续续的几片水光,如跌碎的镜子,映照着河对岸城市的风光。车窗外,风起云散,秋风摇曳着黄熟的清香,荡漾着我们的一路欢畅。

固阳固阳

拨开钢筋水泥的丛林,我们在秋阳里一路向北。

穿过固阳收费站,车子便驶入一片起伏的原野。深秋的山峦已失去七月里短暂的水润,转而呈现出苍老的灰绿,细碎的粉色小花还顽强地在山岩上沐浴着秋阳,叶片稀疏的枝丫间已裸露出参差不齐的鸟巢。云层遮住阳光的时候,山顶便出现一道黑灰的阴影,狭长而没有规则地蜿蜒成一道绸缎般的柔软,敷在山顶或山腰,如果是云朵,那阴影便也是朵状,投射在山脚已开始枯黄的草尖上,一片片晕染着、变幻着,犹如春来时烧荒的遗迹,春与秋便在这一刻交汇。

这里是《汉书》里就出现过的“稒阳”,赵武灵王的长城留着黄土的夯迹,怀朔古镇记载着鲜卑族的辉煌。走到这里,不由自主就会想起烽烟四起、铁马冰河的场景,匈奴、柔然、鲜卑、蒙古,从茹毛饮血到游牧到定居,苍凉的长调里蕴含过多少人的希冀。

一个来自南方的中医说:“固阳,这个地名好有内涵,想想看,‘固阳’,‘固’为巩固,阴‘阳’调和,多有中医味道。”是啊,生津、益肾、还不能多一个“固阳”?而此刻,这个有中医味道的地方,广袤的大地正展示着沃野千里的风姿。秋收后的土地被农民翻出最本真的褐色,收割过的荞麦地,密密匝匝的秸秆一片金红,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红光,一度灿烂的向日葵低下了头,远远望去仍是花开般的黄,依旧葱茏地绿着的是即将成熟的土豆,所以,固阳的深秋仍是七彩斑斓。

平展展的公路,随着地势的起伏,穿连着零星疏落的村庄,红顶白墙的新村宁静安详地守护着这片热土。谁家的果树伸出结满了果实的枝杈,红黄相间的果子羞涩地藏在密实的绿叶里。幼时居住在僻远的乡村,深秋与初冬是最喜欢的时节,温暖和煦的阳光穿过木窗,将分割后的光斑铺陈在土炕上,粉艳艳的塑料布反射出一屋子的霞光。我童年居住的院落有几间低矮的土房和一圈不太方正的土墙,铁大门刷着斑驳的蓝漆,突兀地高出围墙一大截。平展的院子里,盛夏晒满青草,初秋堆上金黄的麦秸。最喜欢年节里装饰了窗花春联的院落,纯蓝的天空下,棕黄的木门窗贴了缤纷的花,红纸黑字的春联。王安石说“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清冽的微风里,白鸽从响晴里掠过,一串鸽哨的余音,一如岁月的悠长。

而此刻,固阳的新村,正以新时代最鲜亮的模样,颠覆了我早年关于村落的记忆。

大风来处白云飞

当道路那边的山间隐约出现了风车的影子,白云鄂博便近了。白云鄂博的风车是亮丽北疆的一道风景线,巨大的叶片因原野的无垠而如孩童手里的玩具般可爱着,一架架错落有致地交叠在苍茫的原野上,风吹过,洁白的叶片缓缓转动,扫过云脚,划过晴空。因季节的缘故,白云的草原正在渐渐枯萎露出基底的苍黄,但是枳机草还绿着,铁花还开着。枳机草的绿是常年缺水的老绿,浓郁厚重,毛茸茸的白穗子熟了,在疾风里飘摇。铁花细碎而纷繁,大蓬地团结在一起抵御狂风。白云人戏谑地说:“我们这里一年刮两场风,每一场刮半年。”因工作关系,2015年起,我一年中的每一季都会来白云,白云四季的风光都约略欣赏,风,是记忆最深刻的,云聚云散皆因风而起,所以,白云的云格外美。此刻,远远的天地接壤处,白云鄂博的云正一层层泛起来,时而如波涛汹涌,时而如雪山压顶,即使是乌云,也会在层峦叠嶂间镶上白色的边。有时,看着变幻莫测的白云不免臆想,“白云鄂博”因何得名?和这炫美的云有关吗?事实上,没有。白云鄂博意为“富饶的神山”,是因矿而得名。

1927年,西北科学考察之行的途中,一位29岁的青年科学家发现了这座“宝山”。他的记录中写着:“著者负袋趋往,甫至山麓,即见有铁矿矿砂沿沟处散布甚多,愈近矿砂愈富,仰视山巅,巍然屹立,露出处,黑斑烂然,知为矿床所在。”1933年,他发表了著名的《绥远白云鄂博铁矿报告》。数十年后的今天,昔日的荒漠已成为雄伟壮观的新矿区,从这里采掘出的矿石源源不断地运往包钢,加工后的成品运往全国乃至全球。有人说,没有白云鄂博便没有包钢,包头这座城市也断然不会是今天的模样。这种说法并不夸张。这座“宝山”的开发在促进边远塞外经济建设的同时,成就了包头显赫的重工业地位。

站在白云铁矿的观礼台上,俯视着巨大的矿坑,震撼于铁矿人坚忍不拔、锲而不舍的辛勤,从山到坑,白云鄂博以博大的包容成就着一代代中国人的中国梦。白云铁矿采矿作业部技术组的科技新锐们骄傲地介绍着让他们引以为豪的矿山:“白云鄂博铁矿是一座大型的铁、稀土、铌等多种金属的共生矿床,总面积48平方千米,包括东矿、主矿、西矿、东介格勒、东部接触带五个矿体,现已发现71种元素、175种矿产资源,被誉为世界‘稀土之乡’。”

白云鄂博铁矿隶属包钢(集团)公司,建矿63年,年采掘总量达3000万吨,与后建的宝山、巴润互补,共有职工与家属两万余人。而有一个问题却一直困扰着白云鄂博人,那就是当地人尽皆知的“吃水难、水难吃”问题。2020年,这个问题彻底解决。在白云鄂博净水厂,区委书记张勇东详细介绍了这个列为“民生一号工程”的初心工程。“初心育清流,使命谱华章。”从此,净水厂的涓涓清流,将长久滋润矿山人家。

有一首歌唱道: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那时光里……在白云,有一个总投资4000万元的健康养老产业园坐落于白云矿区康复道南侧,由自治区示范养老单位惠德健康养老服务公司运营,集生活、医疗、养生、康复为一体。

坐在产业园植物繁茂、鸟语花香的阳光房喝茶聊天,看同来的艺术家们挥毫泼墨,有这样美好的地方,衰老好像也变得不再可怕。

草原上的小江南

夕阳跌入山坳的黄昏,我们来到达茂草原深处素有“草原小江南”之称的套马沟农庄。暮色微蓝,风从更辽远的北方吹过来,套马沟农庄的灯笼点亮了黄昏。仿古的四合院“憩园”是农庄的亮点,亭台轩榭、小桥流水,金黄的彩灯的光在粼粼波光上投下一片跃动的金色,在秋风里荡漾。我喜欢“憩园”两个字,曾千百遍想过有一天能在街角开一家茶馆,就叫“心灵憩园”。

套马沟农庄的全称为丰域套马沟农牧业专业合作社,集花海、农耕文化村史馆、江南风情四合院、陕北窑洞、乡村酒吧、公园、德诚塔、绿色九曲、欧式木屋、为民湖、网红桥、休闲垂钓鱼塘、梦幻风车隧道、酒厂、食品加工厂、肉类加工厂以及草原独有的美丽风光让游客流连忘返,是达茂旗近年新增的旅游休闲好去处。而就在几年前,套马沟还是一个荒凉、贫瘠、落后的小村。

说起套马沟的变化,不得不提达茂旗石宝铁矿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李志强。李志强是土生土长的套马沟人,为了帮助乡亲们脱贫,他怀着回报家乡、造福家乡的情怀,经多方面考察,探索出一条新型经营道路。他在套马沟村成立了达茂旗丰域套马沟农牧业专业合作社,将村里常居住的36户农民,通过实施易地扶贫移民搬迁项目,安置到腮忽洞新村,同时投资两亿元在套马沟村旧址上实施旧村整治、土地复垦农业综合扶贫开发项目,形成集现代农牧业、农畜产品加工、旅游休闲度假为一体的扶贫加旅游的新型田园综合性项目。经过几年的开发建设,昔日一穷二白的套马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秋意微凉的九月,我在套马沟欣赏到了梵高都画不出的星空。草原深处的午夜,没有月,灯火渐次熄灭,星空便点亮了浪漫的灿烂。住处旁边是一道山坡,在坡底仰望,北斗星仿佛就低低地横在坡顶,硕大而明亮。再抬头望去,深邃的天幕墨一般黑,天河如雾星辰如钻。对于一个曾在乡村长大的人来讲,这样的星空不陌生,却是久违的遥远的记忆。那些年的秋夜,奶奶扫净黄土院,铺上麻袋,点上艾草,摇着鹰翎扇为我驱赶蚊虫,我躺在她腿上看星星,艾草的淡香氤氲,星空的灿烂无垠,记忆长河里的片段点滴在套马沟的星空下重又回来。

而翌日,在深秋九月的清晨,我在套马沟跌入一片花海。秋晨的凝露晶莹,给花海缀上透明的水钻,大朵的格桑花、成片的虞美人、云蒸霞蔚的薰衣草,与蓝天白云呼应,在灿烂的阳光里旖旎出一派江南水乡的动人景象。奔走在小桥上、徜徉在花丛里,原本应是冰冷的秋意荡然无存。

红格尔敖包

喜欢“达尔罕茂明安”这个虽冗长却小资的名字,说出来便仿佛有草原的浪漫呼之欲出。是幽怨的长调响起的地方,是席慕蓉随着风沙起落的乡愁和父亲的那片草原。红格尔敖包已有400年历史,从最初的路标到如今神圣的象征,敖包是草原的灵魂。

深秋的草原已不是葱茏的模样,青灰的底色上抹上了一层微黄,零星的淡紫色的小雏菊,贴着地皮,仿佛要将头缩进土里才安全。正午的阳光里,风起云散,蚂蚱们在行人脚边迟钝而无力地蹦跳着。大片的芒草熟了,白茫茫的穗子在风里泛着波浪,大风吹起猎猎经幡,苏鲁锭毛茸茸的流苏丝丝飘荡。来自南方的爱美女子,脱掉大衣穿着纱裙在冷风里摆着各种姿势,不厌其烦地拍照,穿着羽绒服的男子不耐烦地催促,草原以它诱人的姿容吸引着女人,以它凌厉的风折磨着男人。

谁说深秋的草原不是最好的模样?

□张荣

  

上一条:第一次绥包战役
下一条:与一座城 一见倾心

关闭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包头市人民政府主办 包头市行政审批和政务服务局承办
蒙ICP备05003330-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502000040

蒙公网安备 150207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