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 页 » 资讯中心 » 今日包头 » 正文
包头人倾力助推《中国达斡尔族通史》出版
资料来源:包头日报    发布日期:2019-02-09    

近日,我国达斡尔族第一部通史《中国达斡尔族通史》(以下简称《通史》)三卷本由辽宁民族出版社出版,这是该社的重点图书,被列入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是第一部全面而详尽地介绍达斡尔族历史和文化的通史类著作,它的出现不仅填补了研究领域的空白,还以其独到的研究成果充分反映了我国达斡尔族研究的学术水平。包头市多人担任了编委,参与了文稿具体编写和组织联络与保障工作,为《通史》的出版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部具有鲜明特色的通史

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统计,达斡尔族总人口131992人,分布于31个省市和自治区。其中,达斡尔族的主要聚居区内蒙古自治区的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鄂温克族自治旗,齐齐哈尔市的梅里斯达斡尔族区,新疆塔城地区,合计有58539人,其余73453人分布在全国各地。

2012年,一直在研究中国达斡尔族历史民俗、文化文学的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孟志东(后任《通史》主编),认为编写《通史》的时机已到,于是开始策划编写出版《通史》。沃泽明、杜兴华等人也从一开始就参与了具体的组织和策划工作。经过联系,最终北京、黑龙江、新疆、内蒙古、云南等各方面人士,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民族大学及其他一些高校的专家学者也参与到了编写之中。《通史》从酝酿组织到编写统稿历时六年,共有全国各地达斡尔族和其他民族学者、博士、硕士及研究员26人参与了编写工作。包头市的沃泽明、金萍担任了编委会副主任,多文志担任了编委,均发挥了重要作用。

达斡尔族有本民族语言,无本民族文字。其历史散见于各种汉文、满文、蒙文以及俄文、日文等大量典籍中。本书编写们前后搜集整理资料几乎跨越了三十余年,而启动工作则始于2012年4月,并成立起编委会,前后共召开5次《通史》编写会议,整个编写工作历时六年。编写者们在编写中,考据认真,论述严谨,在广泛吸收古今中外专家学者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更是对于达斡尔族各历史时期相关资料进行了系统地搜集、整理和研究,实现了许多学术上的突破,对学者们近百年存疑的一些问题,运用最新的史料和科研成果进行释析、考订,终于编写成近百万字的《中国达斡尔族通史》。此外,该书还收录了100余幅珍贵的达斡尔族历史图片。

该书分为三卷,共五编二十五章。上卷从达斡尔族的族源即祖先史契丹开始,陈述了中国古代达斡尔族先民的历史,梳理和厘清了前人许多没有说清和说不清楚的问题。中卷论证了近现代达斡尔族的发展,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苦难深重的挣扎与新中国成立后翻身做主人的新气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上中两卷共叙述了1600多年的历史。下卷介绍了达斡尔族的社会与文化,对达斡尔族文化进行了从古到今纵向与横向的论述。

◎一部填补学术研究空白的大作

据沃泽明介绍,该书出版得到出版界的好评,认为是一部填补学术研究空白的大作,不仅具有鲜明特色,更是一部提升学术水平的佳作。

在《通史》前言中记载:17世纪60年代,达斡尔族各部已从黑龙江上中游北岸地区迁居到嫩江流域。但是直到17世纪80年代,在如今俄罗斯境内布拉特斯克等地仍有许多达斡尔居民。在勒拿河上游的维季姆河两岸,还有许多使马的达斡尔人,他们使用弓箭,有自己的语言。1990年,时任罗马尼亚驻华大使在一次座谈会上告诉中国朋友,罗马尼亚也有两万多人自称达斡尔人,他们的祖先来自亚洲东方。考虑到这些情况仍需待查和深入研究,编委会决定,“将原拟《达斡尔族通史》书名,确定为《中国达斡尔族通史》。”

《通史》系统全面地梳理和记述了中国达斡尔族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演变过程。全书从达斡尔族先民契丹族入手,溯本求源,对于达斡尔族先祖社会生活给予必要的探索,从不同方面揭示了达斡尔族与契丹族的渊源关系。并且按照唐、宋(辽)、元、明、清、民国和新中国各时期的纵向顺序,对达斡尔族历史文化的形成和社会发展的脉络进行了清晰翔实的描述,贯通了整个达斡尔族历史,全面而广泛,将达斡尔族完整的历史脉络和社会经济文化的面貌,展现在人们面前。“这样贯穿古今的通史,把之前碎片式的民族断代史连缀起来,把靠传说传播的历史彻底改变了。”沃泽明说。

《通史》的出版填补了中华民族中一个民族的通史空白。到现在为止,国内许多民族还没有自己的通史,比如维吾尔、傣、布依、锡伯、鄂伦春、鄂温克等民族就还没有通史。《通史》的撰写和出版得到了其他各民族学者、友人的帮助,其他民族学者的研究成果也为《通史》的撰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通史》的撰写和出版,使达斡尔族的学术力量得到了很好的整合和组织,形成了一个整体力量。编委会成员和其他学者集思广益,使通史的写作避免了以偏概全,为今后的继续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学术基础、人才基础。推动策划组织《通史》写作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巴图宝音,原本承担两章内容的写作,但因急病去世,却为后人留下了很多参考资料,为《通史》编写奉献了力量。编委娜日斯、郭文学两位女士在编写期间克服生病的各种困难,不辞劳苦,分别写作了第二十二章《达斡尔族风俗习惯》的婚姻、丧葬、礼仪篇,和第十七章《民族医疗卫生事业》的医疗机构发展盛况、达斡尔族的民间医术。在写作完各自承担的章节后,二人竟因病先后过世。“在统稿期间,我们已经83岁高龄的主编孟志东先生更是先后五次住院,我数次去家中探望他时,他一边统稿一边吸氧吃药的情形,真是令人难以忘记啊!”沃泽明说,“老人硬是靠着坚强的意志完成了定稿,当他看到了出版的《通史》时,十分高兴,身体反而恢复得更好了。”

本书对达斡尔族历史文化和社会生活各个层面,诸如族源、沿革、姓氏、社会组织构架、经济生产生活、军事政治影响、文学、艺术、舞蹈、体育、绘画、音乐、饮食、服饰等文化活动;以及语言文化、婚姻家庭、宗教信仰、丧葬习俗、民族节日、民族关系等进行比较全面地阐述,探索了达斡尔族历史发展中较深层次的线索和脉络,体现了达斡尔族历史文化发展的概貌,并反映出中华民族凝聚力在达斡尔族中的优秀表现和深刻内涵。与国内目前已经出版的达斡尔族历史文化著作相比,本书在切入点的选择、内容的深度以及总体性的把握方面均有较大突破,并有较多的新观点和新突破,是学术研究著作的精品之作。在辽宁民族出版社吴昕阳、李璜二位女士的积极协调和帮助下,《通史》得以国家立项。

该书在内容编排和形式设计上也有许多显著特点。一是内容贯穿古今:将达斡尔族先民史和达斡尔族历史融合贯通,体现了清晰脉络;二是图片生动鲜活,使该书的可读性更加突出;三是设计庄重新颖,在版式方面凸显了出版单位的敬业水准和专业追求。

自古以来,达斡尔族人民生活富足,重视文化教育,人才济济,这部《通史》可以视为达斡尔族文化数百年发展积累的结晶。虽然是达斡尔人资助、达斡尔人写,但为了保证《通史》的学术性,孟志东定下了两条原则:“一则不用浮夸性的华丽辞藻,二则不搞言过其实的记述和评介。”该书还邀请刘凤翥、滕绍箴、林荣贵三位国内著名学者专家做顾问。2018年2月,《通史》获得国家出版基金资助,这既是对其文化价值的认可,也是对其学术价值的肯定。

◎包头人参与了组织和编写

金萍是第十二届包头市政协委员,世界杰出华裔协会理事,包头市青年企业家协会理事,在长期致力民营企业发展的同时,在社会公益、教育、环保、边防建设、保护文化遗产等各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诸如为光彩公益事业无偿捐助、支持希望工程、支持贫困地区共青团工作、出资修建包头中蒙边境边防哨所、支援地震灾区等。此次在《通史》编委会中担任副主任一职,更是为《通史》编写鼎力相助。

多文志是包头市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的教师,一直研究民族问题,他撰写了第十四章《民族识别与民族区域自治》的第一、二、三、四节,即:确认达斡尔为单一民族,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实施,成立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成立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区。

沃泽明曾经长期在我市统战部门工作并担任领导职务,一直关注着宗教、民族问题,对于自己的民族达斡尔族也有着深厚的感情。工作多年来收集了很多达斡尔族的资料,也与国内的很多达斡尔族学者和其他人士有着广泛的联系,也积极参加国内的一些关于达斡尔的研讨会。在2012年到2018年期间参与了多次研讨会,并撰写有20余万字的论文20多篇。2012年,孟志东提出要编撰《中国达斡尔族通史》时,他就积极参与组织联络。而且参与了第八章和第二十五章的编写和全部图片的收集整理制作。

6年中,沃泽明组织募捐、协调联络其他编委、协调出版社、为主编做服务性工作,事无巨细,尽心尽力做了很多,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获得了主编和其他编委以及其他达斡尔乡亲的认可和拥护。

沃泽明早年在南开大学上过经济学研究生班,对于经济问题有较多的关注和一定的了解,于是他主动承担了第八章和第二十五章的编写。第八章《清代的达斡尔族》分为四节,包括农牧业、其他产业发展状况、清末达斡尔族的经济发展情况、学校教育。第二十五章《达斡尔族的传统体育和游戏》介绍了射箭、骑马、摔跤、赛跑、滑雪、游泳、比劲力,尤其是打曲棍球、扳棍有达斡尔族特色的传统体育项目,也介绍了下棋、夺宝、寻棒、抛陶里棒、玩萨克、玩哈聂卡、请“笊篱姑姑”、乌鸦抓雏鸡,还介绍了体坛健将的成绩。

在图片采集工作中,沃泽明多次深入到北京、辽宁和内蒙古一些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以及一些实地对有关文物、景物、图片进行大量的拍摄,又与主编一起从有关契丹族、达斡尔族图书和画册中,初选出480余幅图片,再经认真筛选,最后确定百余幅图片。为保证图片印刷的清晰度,沃泽明又负责了对图片的修图、裁剪、加工、扫描、编辑和注文等工作。完成文稿后,沃泽明又负责了主编与出版社之间的联络和协调工作,在文稿修改增删的协调中,往返呼市、包头及沈阳许多次,最终确定了现有的内容。作为达斡尔族第一部通史,同样倾注了沃泽明大量的心血。

在编写《通史》的工作中,包头市的沃泽明、金萍担任了编委会副主任,多文志、沃玉梅等人担任了编委。沃泽明和金萍还做了大量事务性工作。许多包头达斡尔族同胞听说要撰写《通史》后,都很受鼓舞,想方设法要为这本书出一份力。不论是在职的干部,还是年迈的退休工人,都表达了对撰史的热烈支持,大家纷纷慷慨解囊,提供了数额不等的赞助。这一捐助工作正是沃泽明和金萍推动的,在《通史》编撰遇到严重经费短缺时,他们通过组织联络各界人士,及时为《通史》募集了7.6万元的赞助,迅速解除了撰史的经费之虞,保障了编撰工作顺利进行。在《通史》编写工作中,包头人捐助最多,包头人参与的也最多。

  

上一条:东河区:奋进在高质量发展的新征程
下一条:九原区系列改革顺应百姓期盼落地生根

关闭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包头市人民政府主办 包头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承办
蒙ICP备05003330号 蒙•网警150202000048 政府网站标识码:1502000040

蒙公网安备 150207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