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 页 » 资讯中心 » 今日包头 » 正文
棚改中合力担当 群众中树起丰碑——青山区北重110国道棚户区改造项目征收工作纪实
发布日期:2018-09-05    

棚户区改造数次被国家最高决策层表述为改善民生、拉动投资、促进消费的利器,按照国务院对包头力争到2020年基本完成现有城镇棚户区、城中村和危房的改造要求,青山区北重棚户区改造项目近日拉开序幕。该项目东临银海路西313米,西临银海路西463米,南临110国道北180米,北临110国道北448米。共涉及征收房屋377户、2000多居民,占地面积约51.4亩,改造面积约1.1万平方米。

随着铲土机一阵阵轰响,一栋栋房屋在滚滚飞扬的尘土中变成了永远的记忆……那片夹杂在青福镇赵家店村缝隙中低矮破旧——被称为青山区最后一片集中连片平房区也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近日,笔者走进青山区北重110国道棚户区改造项目征收工作指挥部,记录下了此次改造项目征收工作点滴。

■“三顾茅庐”劝搬迁

青山区自由路街道民主社区党委书记温玉宝,在进驻青山区北重棚户区改造项目工作组之前曾经参加过六次拆迁工作。此次作为动迁一组组长,温玉宝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压力。然而6月22日,动迁工作开始的当天,温玉宝就碰上了一块“硬骨头”。

今年70多岁的樊老爷子,是温玉宝和组员在摸排工作中遇到的第一个住户。靠着退休金和开小卖店收入生活的樊老爷子,第一天看到动迁组贴出来的动迁公告,就一个劲摇脑袋,嘴里喃喃地说“不合理”。温玉宝看在眼里,但心里并不急。凭借着多次拆迁经验,温玉宝觉得,身为老百姓,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谁不想多拿些补偿呢?”温玉宝为樊老爷子耐心细致地讲解了回迁安置、货币安置的拆迁补偿办法供老爷子选择。老爷子依然一个劲晃脑袋。眼看着谈话无法继续下去,为了给第二次谈判创造机会,温玉宝果断地结束了谈判。

四天之后,温玉宝和组员又来到樊老爷子的小卖店,这次温玉宝并没有直奔主题谈拆迁之事,而是跟老爷子唠起了家常。一直从事基层工作的温玉宝知道:老百姓只有对工作人员产生信任之后才愿意沟通,而此时的樊老爷子对工作组还并未完全产生信任感。同行的组员也开始轮番给老爷子讲解拆迁补偿政策,并用纸笔一遍遍给他算补偿金额,老爷子似乎并不相信。谈判又一次“无疾而终”。

两次谈判失败并未削减温玉宝的信心。他清楚地记得在110国道北重棚户区改造项目动员会上,项目总指挥——区政府副区长李培文和区政协副主席杨惦恩都在会上强调:各动迁组要充分发扬“打硬仗、啃硬骨”的工作作风,圆满完成此次征收任务。并且指出,做好此次征收工作是一笔能赢得群众拥护的“民心账”,也是一笔广大居民群众享受政策成果、促进社会稳定的“政治账”。

温玉宝心想:“我们的拆迁政策是好的,只有让拆迁户了解政策,他们才会打心里愿意配合拆迁工作。他们不配合一定是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到位。”于是温玉宝和也曾多次参加过拆迁工作的组员高海平、张世昌再次针对樊老爷子的不配合商量对策。

“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我们是三次动员樊老爷子搬迁”。功夫不负有心人,温玉宝笑称第三次去樊老爷子家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樊老爷子声称他对搬迁政策已经没太大异议,只是顾虑小卖店那么多的货品没办法短时间内处理。温玉宝一听,压在心头多日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于是他跟樊老爷子承诺,先将能退货的商品尽量退回厂家,如果退不了的,他负责发动指挥部的人员购买,帮他解决后顾之忧。那一刻他看见樊老爷子一直紧锁的眉头似乎也舒展了。

后来第四次、第五次再去入户时,老爷子就像变了一个人,远远地就推开窗户和他们打起了招呼,甚至主动帮助工作组联系其它住户,这让温玉宝和组员备感欣慰。

■动迁帮扶两不误

走进位于指挥部东侧二楼最里间的动迁二组,两面墙上悬挂的锦旗格外耀眼。“这都是我们帮扶过的拆迁户给送的。”动迁二组组长刘银生爽朗的笑声里满是自豪。

供职于青山区青福镇农牧业服务中心的刘银生参与过多次拆迁任务,而这次是他第一次参加国有土地的拆迁工作。

刘银生对这片即将拆除的棚户区并不陌生。这里始建于1979年,最早的归属是二机厂,也就是现在的“北方重工”。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很多房屋也几经易主,产权权属问题十分复杂。这是刘银生和组员在前期摸排时最大的感受,除此之外,是这里被征拆户中困难人群比较多。

今年80岁的陈大娘是让二组人员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位拆迁户,也是让组长刘银生挂心的一位老人。“她第一次来我们动迁组,一进门就坐在地上。”刘银生回忆称,老人刚开始对征拆工作极其抵触,声称必须给她解决一套房子,而且还得装修好了,她们才搬离这里。

刘银生坦言,在这次他们负责的76户征拆户中,提出这样要求的也大有人在。根据“群众利益无小事,一把尺子量到底”的原则,全组组员多次深入到拆迁户家中,耐心讲解拆迁政策,积极与拆迁户沟通。也就是通过一次次的沟通,刘银生了解到陈大娘老人的家庭情况。

陈大娘是北重的退休职工,一共四个子女,目前与大儿子一起生活,因为大儿子嗜酒如命,无家无业,所以只能靠着陈大娘捡破烂和微薄的退休金度日。

得知陈大娘的家庭处境后,刘银生和组员多次与陈大娘沟通,耐心为她讲解拆迁补偿政策,最终打动了陈大娘。为解决拆迁后陈大娘和儿子没有地方居住的问题,刘银生通过青山区房管局专门为这次拆迁项目开设的公租房绿色通道,亲自做担保人为陈大娘和儿子申请了一套公租房作为过渡。这已经是他继《包头晚报》报道过的为残疾拆迁户李国庆担保后第二次为家庭困难的拆迁户做公租房担保了。

这次拆迁工作,也让刘银生有了更多的思考。他认为棚户改造的初衷就是为了改善老百姓的居住环境和条件,是好事,好事要办好就得真正地俯下身去替拆迁户着想,只要你做到了,一定会赢得拆迁户的信任。

■委屈咽进肚子里

31岁的贾鹏是动迁三组的组员,像很多动迁组有经验的骨干一样,这一次是贾鹏参与的第五次拆迁工作。

在贾鹏眼中,组长郭越更像是一个负责的大家长。为了确保动迁三组所负责的75户住户顺利完成拆迁,组长郭越对拆迁工作进行了细致的分工,明确每个人的工作范畴、目标和职责,同时号召全体组员本着“日事日办”的工作方式,电话联系、进门入户宣传政策制度,切实为拆迁户解决实际困难,坚持以情拆迁、和谐拆迁的原则将征拆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下去。

在拆迁过程中,段家的拆迁工作不仅让贾鹏历经波折,还让他为此“负伤”。

贾鹏回忆,第一次到段家入户调查时,联系的是户主的儿子,但对方始终不透露任何信息,甚至在接电话过程中也十分不耐烦。

拆迁户不配合,房屋的权属不确定,这就给未来的拆迁工作带来很大障碍。贾鹏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压力。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可是段家这边的态度依然没有好转,对动迁组人员的致电不理不睬,这可把贾鹏急坏了。“我前后给他打了20多个电话,后来我在电话中干脆说:大哥,咱俩也无冤无仇的,就不能见个面吗?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们提出来。”这次他的话终于奏效了。几天后,那个跟他通过几十次电话的人终于来到了指挥部。

经过沟通,贾鹏得知,房主段老爷子已于两年前过世了。因为房子继承还涉及到段先生的母亲和两个姐姐,所以作为儿子的段先生也不敢草率。了解到实情后贾鹏仔细为段先生讲解了此次拆迁政策和补偿办法。

第二天下午,段先生便带着母亲和两个姐姐来到指挥部,这让贾鹏特别高兴。“当时他们决定按照货币补偿算。”贾鹏清晰地记得,就在谈的过程中,对方又因为一棵树的补偿费问题突然变卦不愿意签了。拆迁户这样的“变化无常”对于动迁组人员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但因为200元钱不愿意签协议还是让贾鹏觉得他们是故意找茬了。为了不影响拆迁进度,他还是同意了对方的要求。然而在办理的过程中,对方再次提出家里面还有冰柜、六个大缸,麻将桌,大铁柜子没处理,暂时腾不了房。此时已经是中午1点多了,烈日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为了能让拆迁工作顺利进行,三组组长郭越立即决定帮助段家搬东西。

当时已经很多房子都推倒了,现场石头瓦块到处都是,在搬东西时必须从废墟上抬出来,就在抬铁柜子时,铁柜滑落,砸到了贾鹏的脚面,贾鹏当时没注意,等搬完了才发现左脚大脚趾肿了,而且变成紫黑色。贾鹏最后自己找了家修脚店把快脱落的指甲给取了下来。

尽管为此付出了“伤痛”的代价,但贾鹏却很欣慰地说,不管怎么样,最后段家还是签约了,这就是我们工作的胜利。

■真心换得民意暖

作为青山区先锋道办事处政法书记的杨立杰,此次担任动迁四组组长,在动迁过程中,他开展了慰问活动。家住赵家店5栋8号的刘杰家,就是在慰问过程中得到了帮助。

说起刘杰一家,杨立杰印象深刻:“你别看现在刘杰和他爱人一看到我们就特别亲,但刚开始我们去发征求意见稿时,他们特别排斥,甚至提出如果不白给他们90平米的房子坚决不搬的要求。”

组员张少杰等人多次带着慰问品顶着酷暑前往刘杰家慰问,刘杰和他爱人的态度逐渐缓和,从最初的不配合、拒绝沟通到后来顺畅交流。

刘杰家仅有19.6平米,有个砖门结构的门洞,一下雨房子里就被灌满了水,多年沉积,房子早已下沉,左右邻居都已搬走,刘杰一家随时面临房屋坍塌的危险。张少杰和其它组员一次次不厌其烦地为他们讲解政策条款、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并设身处地地根据刘杰家情况为他们提供建议和征拆方案。

已近60岁的刘杰,每月仅靠打零工挣的两千多元钱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妻子则患有心梗,不能工作,每天需要服用大量控制心梗发作的药品,而且每年至少得住院一个多月。因为妻子也没有医保,面对如此大的开销,刘杰的经济压力特别大。组长杨立杰得知这一情况后,和组员开始做刘杰的思想工作:“你现在的房子已经是危房了,咱先从危房换到楼房,而且根据政策规定,想住90平米的房子,你需要补房费,这笔钱要是贷款的话,你得还多少年啊?”刘杰听到此,内心有所松动。

杨立杰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想在动迁之外切实解决刘杰一家的实际困难,于是他联系环卫部门,根据刘杰的年龄和能力,为他争取到一份环卫工的工作。这让刘杰一家感动不已:“谢谢你们的关心,之前给你们添了那么多麻烦,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你们真是切切实实地为我们着想啊。”“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您高高兴兴搬进新房,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杨立杰真诚回应道。

最终,刘杰顺利签订了拆迁协议。

现在每次刘杰远远地看到杨立杰等人时,就主动上前聊天,甚至邀请他们前去做客,这让杨立杰感慨不已:“只要真心站在拆迁户的立场,想其所想,解其所难,就一定能换来他们的信任,也一定能温暖他们的心。”

■智除隐患化危机

任青山区供销社副主任的解占胜是动迁五组组长,这已经是他第6次参加动迁工作,正是由于经验丰富,使得他在这次动迁工作中及时发现并化解了一场危机。

在走访入户中,家住赵家店甲9栋3号的王青霞一些异常举动引起了解占胜的注意。

王青霞和丈夫、两个女儿一家四口挤在23平米的房子中,全家的生活就靠她丈夫一人打零工维持,家中满眼看去全是床,只有在缝隙中放着些基本生活用品,在屋外搭个简易棚子就当做是厨房。他们家因在4年前就欠村里水费至今,村里停了他们的水,所以只能到1千米外的地方担水,生活极其不便。

“按说以她现在的居住条件,她应该很愿意被拆迁,赶紧搬新家,毕竟新家是楼房,上下水方便、冬暖夏凉,但没想到从第一次见面,她就对我们特别抵触、误解很深,动迁工作迟迟无法推进。”解占胜说:“就比如我们走访入户时常赶我们走,几次答应来沟通后来都爽约,我们为她解读政策也不认真听。”后来,经过十几次反复耐心的沟通、引导,他终于发现了这些“抵触”和“误解”的由来。

一是王青霞认为回迁房肯定需要十来万,这笔钱她拿不出来。工作人员针对她这一误解进行详解,一字一句地为她解读政策条款,一遍遍地为她计算回迁70平米的房子所需花费,最后一算,从现在的23平米搬到70平米的房子,仅需3700元。她简直无法置信,直呼:“这不成了天上掉馅饼了么?还有这种好事?怎么可能?”

二是房子被拆,她无法找到新的住处,所以她不想搬。在了解到她这一情况后,工作人员马上联系周围待租房,为她解除后顾之忧。

第三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早在动迁工作正式开始前,住户们就听闻这里要拆迁,提前建了一个微信群,部分住户歪曲补偿方案内容,他们约定,要统一口径,集体提出不合理要求,例如:白给每户95平米的房子;按青福新城现有房屋价格5800元/平米的价格进行补偿等等。群内有近170位住户,王青霞就是其中一位,这给征收宣传工作造成了很大影响。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指挥部马上协调网监部门监管,并且安排工作人员加入群里,了解住户想法,及时应对,并且在群内发了一封给所有住户的信,告诉他们,此次拆迁,政府会一个标准坚持到底,绝不可能有其他拆迁补偿方案。正是这封信,最终使王青霞等住户成功签订了拆迁协议,解占胜等人巧妙铲除了这场动迁“隐患”。

◆评论

棚户区改造惠民生促发展

棚户区改造,一头连着民生,一头连着发展,是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实施棚户区改造,是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根本要求,是改善人居环境、增进民生福祉的重大举措。

7月27日,青山区启动了北重110国道棚户区改造项目,共涉及征收房屋377户、2000多居民,占地面积约51.4亩,改造面积约1.1万平方米。

由于历史和自然条件等多方因素的制约,该征收棚户区域群众生活条件简陋不堪,危房成片,道路狭窄,居住环境恶劣,大部分都没有消防通道、没有污水管道,出行难、用水难、排污难、防火难等问题突出,已经难以满足群众对居住环境和生活质量的要求。

百姓冷暖挂心间,民心民生大于天。青山区委、区政府以实现人民幸福安居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启动了该区域棚户区改造项目土地房屋征收工作,这是区委、区政府心系百姓、改善民生的重大举措,也是完善城区功能、改善城区面貌的必然选择。

如今,棚户区改造项目土地房屋征收工作已正式启动,棚改征拆工作目标已经明确,在这一进程中,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共同努力、一起参与;需要每一个人多一份理解、多一份责任、多一份担当。只有这样,才能使群众看到政府的民生暖意,从而凝聚共识形成合力,保证棚户区改造的各项政策落到实处、惠及民生、促进发展。

“安其居而乐其业,甘其食而美其服”,房子是每个人幸福生活的基石。想民之所想,办民之所需,正是有了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大力支持,棚户区居民才得以一圆自己的安居梦。棚户改造,不仅是圆一个“安居梦”,也是为实现“中国梦”积攒的正能量。放眼望去,那一栋栋拔地而起的民生民利工程,是党和政府铺在人民群众中的温暖幸福的底色,是棚户区脱胎换骨奏响的城市发展恢弘乐章,是党和政府浓墨重彩书写的民生画卷,更是党和政府用智慧、勇气、担当竖起的城市建设历史上值得骄傲的里程碑。

  

上一条:社区民生志愿者招募工作已结束
下一条:产学研用结合 促进创新发展

关闭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包头市人民政府主办 包头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承办
蒙ICP备05003330号 蒙•网警150202000048 政府网站标识码:1502000040

蒙公网安备 15020702000161号